开启左侧

从旧舆图看马站地名的“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马站网 发表于 2020-6-19 17: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8d76c168ffb3685475f796eb910a2630.jpg 平阳营沿海界址图(1739-)局部

“倒垟”“牛眠岡”    “後苑”“馬站市”     ——从旧舆图看马站片区几个地名的“前世今生”
《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清 宗源翰等纂 清光绪廿年石印本。以下简称“《道里记》”),为清光绪年间湖州知府宗源瀚组织百余测绘人员经全面考察浙省各地山川、河流、城邑及道路绘制而成的一部舆图集,历时三年。民国初年,青田人徐则恂等再加修订,成为考察清末民初浙江舆地沿革及地理之善本。 该书涉及马站片区的好多地名,如“十八礦”“顶奎”“鱼寮”“林梅嶺”等,与今天所使用的地名作一比较,既熟悉也陌生,仔细琢磨,不难发现颇有玩味之处。就几个常见地名并参考其他古旧舆图,予以简单梳理,以窥其沿革之轨迹(注:本文旧地名用字,与旧舆图图注保持一致)并请教于方家。

一、“大嶺底”   在马站片区的闽语环境里,岱岭曾普遍被人们呼为“大岭内”,后又渐渐呼为“岱岭”,如今已是很大众的叫法。之所以称“内”,因为岱岭地处鹤顶山脚,周围群山环抱。一句“入大岭内吗?(意为到岱岭去吗)”,很形象地反映了岱岭所处地域的地理特点。相对于马站平原之平坦,岱岭所处环境颇有“山内”之味。观周围,能称大岭者,唯坑门岭也。而岱岭亦算是岭底了。 而“大岭内”这地名,在《道里记·平阳县图》上标注为“大嶺底”。此字面明显不符闽语的发音。但,时至今日,依旧以“大嶺底”相称呼的,便是蒲城瓯语!这种方言对这三个字的发音为“读侫地”,准确至近乎完美。 至民国14年(1925),石印本《平阳县志·舆地志一》(卷一)所载《蒲门乡图(下)》中,“大嶺底”已不见载,取而代之的是“岱嶺”。 看来,在《道里记》里的“大嶺底”,可能是这个地名在官方史料上的唯一记忆与底档了。  二、“後苑村”
“馬站市”是《道里记》上马站片区除“沿浦市”之外的另一个“市”。当然,这不同于今天行政区划上的“市”,而是集市。 在《道里记》上,“馬站市”北部为“岑安山”,东边为“車嶺脚村”。此“岑安山”,或为今天“岑山”(又称“金山”)的旧称。“岑山”,闽语发音近似“剪三”。 在图中标注的“岑安山”西北处,则有“十八礦村”。“十八礦”,与今天所称“十八孔”,在马站区域闽语体系里发音相似,“礦”与“孔”只是音调不同而已。当年的“十八礦村”范围,与后来“十八孔”水库库区,二者之间存在多大的异同,限于资料的缺乏,待考。 出“馬站市”,翻越“積谷嶺”南行,则有“後苑村”。 “後苑村”,当为今天后岘村所在的大致区域。“岘”的释义为小而险峻的山。此字作为地名,在我县辖域里并不多见。相对而言,“岘”字并不常用,而这“苑”,是如何演变成了“岘”呢?如果从闽语发音去判断,“後苑”的闽语发音,倒是更接近当地“后岘”的叫法。


37b6ff929cf33e12527837d902be6298.jpg 民国20年福建舆图(局部)
   检民国《平阳县志·学校志(三)》(卷十一),载:五十四都后岘,在光绪三十四年(1908)办有“瓯岘小学”,宣统二年(1910)停办。《苍南地名溯源》一书认为,因此“瓯岘小学”之故,遂以为村名。此说值得商榷,毕竟,光绪二十年(1894)印行的《道里记》,已有“後苑村”一名,可见此地名不会因为10余年后创办“瓯岘小学”才得以出现,况且“瓯岘”二字的闽语发音,也没有摆脱“後苑”的影子,无非换了个字眼而已。
至民国《平阳县志》刊行,时已1926年,其《舆地志》所载《蒲门乡图(下)》中出现“後峴”字样。而在一幅钤有“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绘”之印,并旁注“图式据(民国)十九年改正”的福建地图上,今天马站片区亦见载,所涉区域地名已作“后峴”。至此,算是大致看到其演变的轨迹了。  三、“白凤嶺”
“白蓬岭”,今属沿浦镇云亭社区。此地与闽接壤。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有诗意的地名。多年前在此采访,也曾根据字面,简单地理解为这里漫山白茫茫一片某种植物花色而得名。如今看来,未必!因为,前述福建旧舆图上标注的是“白凤岭”字样。 “白蓬岭”与“白凤岭”,在当地闽语发音中极为相似。看来,今天“白蓬岭”的这个地名,不排除系古地名发音讹传而来的可能。在由美国人绘制于20世纪40年代的一幅地图上,则是在相应位置标注“Pai-feng-ling”。 云亭当地通行的地名“牛栏岗”,在这份福建地图上则标注为“牛眠岡”。想必亦系谐音之传。前述美国人绘制的这幅地图,则用双语标注“牛眠閗 Niu-men-tou”。

四、“不(音盹)尾”

“林梅嶺”“三津嶴”“不(音盹,下同)尾”“倒垟”“鎮下関”等,是《道里记》上有关沿浦湾东部的几个地名。 “林梅嶺”,从字面上看,显得有些陌生。但如果用蒲城瓯语来读,则与如今所称呼的“岭尾岭”的发音很是接近,二者怕是“前世今生”的关系。 另有一个小地名“斗垟”,坊间如今也基本如此写法。但是,在民国《平阳县志·舆地志一》之《蒲门乡图(下)》上,则标注“倒垟”。前述福建地图上,亦写作“倒垟”。这二图中“倒”字的运用,蒲城瓯语对此的发音,更能体现与此种写法的同一性。 在民国《平阳县志·舆地志》,蒲门乡有个叫“端美”的地名。此地当年作为一个村庄列入该乡55都,于“山崖”(此名图载“仙岩”)与“李家井”之间。如今坊间罕见其名。在前述福建地图上,则标注“不尾”。相对位置介于沿浦镇“七亩”至霞关镇“路尾”之间,偏向“七亩”。 “不”,与“不(音布)”字形高度相似,古籍释为“从木,无头。谓木秃其上而仅余根株也。”通常释义为墩子。蒲城瓯语对此字发音,近似“掸(dan)”,意为(柱状物)一截。 由此,比较“端美”与舆图所记“不尾”的发音,不难判断二者之近似。


09ace53286a3e6e80a0f8684d7210ea7.jpg 民国平阳县志上的“端美”
   五、“鎮下関”
“鎮下関”这个地名在古旧舆图上“露脸”的频率很不低。当然,这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以及在海防地位的重要性有关。明嘉靖年间的《筹海图编》上即有“鎮下门水寨”一名。由金乡官兵防守。明隆庆四年设总哨官。 检民国《平阳县志》,作为地名列入蒲门乡55都的,是“鎮下”,再前溯,乾隆《平阳县志》、隆庆《平阳县志》(康熙增补钞本),均记作“鎮下”。看来,“鎮下”才是本名。参阅其他清季不同年代绘制的舆图,亦然。 对缘何称“霞关”,较为普遍的说法,往日驻守官后见到海空万里朝霞满天而改称。如今看来,这有根据字面演绎的成份。 在1943年3月平阳县政府制的《浙江省平阳县图》(内政部图书馆藏),有了“霞関鎮”字样的出现,但其驻地标为“鎮下関”。另幅《浙江省平阳县图》(具体时间不明。地图旁钤“內政部方域司”印),标注“霞関鎮”,驻地为“鎮霞関”。1955年出版的 《袖珍中国分省图》,仍旧记为“鎮霞関”。而此前的明清舆图,均无出现“霞”字。          由此可见,所谓的“霞”关,与传闻中明清时期驻兵所见朝霞满天、“云蒸霞蔚”关系不大。


a044a6dbc32cb9f737c0499fce925a58.jpg 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温州府(局部)
结语     读《道里记》,邂逅“大嶺底”等地名。这些地名,不仅仅是写法上的不同,也不程度涉及地名的源流与沿革关系。 马站区域的地名表述,在几幅不同时期绘制的地图上,蒲城瓯语的影子频频在闪烁。这种现象,令人惊讶。蒲城瓯语,这么一个巴掌大地方操讲的语言,相对周边的闽语,不过是一小撮。为何能以它的发音组织文字表述地名,甚至上了官方舆图,这背后是怎样的一种操作力量?再者,蒲城方言曾经究竟在多大的区域范围使用?

(蔡榆,1975年生,浙江蒲城人,寓居温州瓯海。现为中国国家地理网认证专栏作者、广州集成图像有限公司签约摄影师。已出版个人作品集《瓯·阅:温州乡土文化小览》等)

5736f2e34083b1543567ecbd135c7787.jpg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