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一日岛居

[复制链接]
马站网 发表于 2020-6-19 17: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dfd73bde293d996ab594eb93d19ae249.jpg
生长在山村的我,对渔村有种莫名的向往。小时候,正月里走亲戚,最喜欢去嫁到小槽的族内亲房堂姐家。印象里,她家院门右拐,穿过几棵芭蕉树,走一小段下坡路就可以到海边,随手翻开个石头,就可以看到落荒而逃的小螃蟹,高高兴兴的抓了一瓶子回家,奶奶说,那个寄生蟹不能吃的。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它们的喜爱,看着它们顶着一个贝壳,敏捷的横行,可以玩很久。后来,堂姐一家搬到霞关镇上,族内亲戚走动也逐渐少了,我失落了好一阵子。几年前,看到小叶在马站网发的帖子,是一处叫台山的海岛渔村,依山而建的一簇石头房子,窄而干净的小巷,一下子找到了儿时的回忆,更是加深的对台山岛的向往。然而,去趟台山并不容易,我有时间的时候,没有船班;有时间也有船班的时候,又遇上风雨天气。赶巧在初夏最好的季节,我和小朋有机会去了台山岛。

5f735b3a3078019dcb11ed10177d15aa.jpg
     天气很好,但又几个浪头还是让船颠簸的厉害。我还担心自己会晕船反应,一些轻微的头晕过后,马上就适应了海上航行。凭栏远眺,海水由浑浊到清澈的碧绿、深蓝,在风和阳光下,闪动着迷人的光彩,那样的颜色,再昂贵的珠宝光泽也无法媲美啊!再回望陆地,码头的嘈杂已经远远抛在头后,更远处的山峦,浮在海平面上。我一眼认出了鹤顶山,它仿佛是一个慈祥的胖老头,一双手臂伸展摊放,那姿势好似倚坐在家门口,目送或迎接每个来去匆忙的儿孙辈们。     一个半小时的航行,船渐渐靠向台山码头。当船绕过雨伞礁的时候,旅客们纷纷拍照留影。这个礁石,很多次从图片上看到,当它就在你的眼前时,就像素未谋面的朋友,但一见如故。

3ee1909cb46408761b8dea5e1cbf19b4.jpg
一见如故的还有大明、小林和小蔡。凭着云亭老乡的身份,我和小朋到了台山岛就受到特别礼遇,大明帮我们安排了吃住。大明的父辈就从云亭到台山谋生,大明也在台山二十多年了,说起台山,他比故乡云亭还要熟悉。短暂休息后,小朋带着她的孩子出门闲逛,又偶遇了小林夫妇。我是在迷糊的午休中,被小朋电话叫醒,来到了小林的深蓝小舍。这个别具风格的处所,本是台山供销社,小林他们四年前购买并改造成休闲客栈。一进门,我就被墙上的一张奖状所吸引,颁发于一九八零年,落款处的公章,是一个时光机,让时间穿越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深蓝小舍门口有躺椅,我摆放到阴凉处,学着鹤顶山的姿势,伸展手臂摊在蓝天白云下,耳畔传来山羊清脆的叫声,公路下渔家的鸡不紧不慢的回应了几声。更远处是海浪拍打岩岸的声音,不禁使得人的呼吸都跟着那个轻柔的节拍。

ffa996e4eb2ee1719075a7808e2098d6.jpg
随身携带的两本小书,搁在窗台下。我原本要计划读多少页的书,要去看岛上的那个风景点,都被搁浅。闭目躺在台山的海风环抱里,时间是这样随意。待我昏昏欲睡,不时听到的羊叫鸡鸣和汽笛声,还有屋内小林她们偶尔几声开朗的大笑,只是感觉是梦境中传来。小林用音响播放歌曲,我隔着三四米的小街向她喊道:可不可以放几首五月天的歌?小林回头浅笑:点歌手可以,但不要点曲目哦。一整个下午,在环绕在各种立体声中。

29d2807f9fb46d5e78562e81e8d2bf12.jpg
傍晚时分,小舍隔壁的一个渔民端着一大脸盆的腾壶蹲在路边,小蔡正好带着小朋的孩子从小沙滩回来,两个互相问候收获。小朋的孩子兴高采烈的举着一只小螃蟹:叔叔,我抓到了一个螃蟹,是活的。渔民乐呵呵夸奖孩子,并的笑着招呼我们和他同吃腾壶。没有足够的工具敲腾壶,渔民起身回家拿出了菜刀、锤子,分发给我们。小蔡介绍说渔民大哥叫阿建,往常会一起潜水去挖贻贝、腾壶当零食。我原本只准备围观,担心海鲜吃的会闹肚子。看着他们嬉笑着敲腾壶壳,阿建又安慰我:煮熟的,放心吃!我便大胆的品尝一颗,哪知一吃就上瘾,他们都有工具,我没有,等着大伙轮流帮我敲腾壶。很快一大脸盆吃完了。此时,大明妈妈喊我们吃饭,只有恋恋不舍放下腾壶去吃饭。饭吃到一半,阿建在外面喊:又一锅腾壶熟了。大家哗的一声,放下碗筷,飞奔到阿建家门口。这次,我随手从路边捡了块小石头。

0286f2a4883cce1e7adbb9c450c30d03.jpg 吃光了阿建的腾壶,我和小朋沿着公路散步消食。认识了二十几年的老同学,我们互相以为来岛上要倾诉心事。沿路慢慢行走,互相都没有讲不顺心的事情。在来时候,我被她催的蹋着一双鞋子就出门,车子开出几公里,我才停下来先把脚后跟拉上。中途,她接了女儿的电话,很凶的吼女儿不按时去上课。我不敢劝她。等她情绪平稳后,问我工作、家庭和妈妈,我就以“还好”先应付她,想着到岛上,有时间再细聊吧。而此刻,我们要追着一片绚烂的晚霞,要眺望更远更蔚蓝的太平洋,要避让一群晚归的牛群,哪有空理会在陆地上的各种烦心事。回到小舍的时候,小蔡骑着电瓶车从码头回来,说约了渔民拿海货,晚上的夜宵尝尝他的手艺。说完,又带小朋的孩子去追着一只小山羊玩。小朋则当了临时服务员,帮小林招待旅客,泡茶、上茶,倒是她的强项。我继续黏在躺椅上,等星空等银河。

e06e78589e972cd5928a8b377002a1b0.jpg 小蔡之前给我科普了银河的知识,他用最简单的方法帮我辨别银河:地球的自转和公转,银河的位置会变化。定睛观测夜空,流动速度明显的,是稀薄的白云。相对静止的,就是银河。我就这样等着夜幕慢慢升起,天空的星星逐一登场。好像有人一下子挂出许多小灯泡,满天闪烁的星,如果被风摇曳电线,轻微晃动。星幕后,有一片浅浅的白,我忍住十几秒不眨眼,它没有明显的流动,确定那就是银河了。
银河,银河,我在心里激动的呼唤。遥远星际会有怎么样的感应?就像下午鸡鸣回应羊叫?那颗是祖冲之星?哪颗是张衡星?他们专注于数学和天文学领域,为人类探索未知和发展倾注心血,他们的名字得以刻在星上。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被世人传颂,他们只在意当时他们专研的乐趣。我在无声出神的寻寻觅觅。有人说,地上一个人去世,天上就多了一颗星,这只是人类寄托思念的美好愿景吧。如果每个人都有一颗配对的星,它在未知的地方等你,只属于你,你的内心还会孤寂无助吗?每一个人,有形的身体会从地球消失,幻化成宇宙中发亮的石头,你还会失落惊恐吗?

7d2b3860e346fae7fb88b056e066cc62.jpg 我沉溺在自己的遐想里,小蔡被旅客拉到我前方的椅子上,指导怎么拍星空。我又把思绪转换回来。小蔡瘦高个,笑起来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完全可以去给牙膏做广告。他有很多纹身,不知道是不是也为纹身店做过广告。对于纹身的人,我原本有莫名的抵触和排斥,见到小蔡,我有了改观。他会耐心的带孩子玩,会给老人家帮忙,只要一个人淳朴,纹身有什么关系?小蔡和小林有很多的想法,他们在完善一个模式,希望带动整个台山原住民的旅游发展。他们的闲暇,融入当地渔民的生活,找出可操作的文案,并不断细化完善。有些人也许把这当做一种“不稳定”,世间有什么是稳定的?体制内的人固化了很多思维模式,并且沾沾自喜,实际上心里是有个围墙。有生之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多么难能可贵。等大明忙完了,已经是夜里十点半,这不妨碍大家夜宵的热情。小蔡摆出有了老方桌,端上自己钓的小鱼,收的一些海螺,大家喝酒聊天。大明说,岛上最热闹的时候,有二三千人,由于交通、就学不便,很多人迁出岛屿,分散到陆地的各个城镇。大明感叹着,他自己是从陆地到了小海岛,一干就是二十年,在岛上成了家,养育子女。孩子长大了,又送他们去陆地上的学校。如果不是为了生计,谁也不愿离开家园啊!生计,本来的样子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有饭吃,有屋住,台山是很适合生计的地方。只是,现在生计被赋予太多的内容,最大的一项是追求更好。想去热闹的地方生活居住,想去更远的地方看世事繁华。也许,兜兜转转,所有的追求,简单的生活才最快乐。

0eda30ff6b8973d3e1e174db6b7a40c2.jpg
雨伞礁上空斑斓的云彩,换醒了台山又一天的安宁和忙碌。返程的船班即将启程。大明告诉我们,今天有部队官兵要离岛。他特别买了一串鞭炮为转业的战友送别。我知道部队的那套规矩,不许拍摄人像入镜。上船后,自然就带着耳机听蒋勋细品红楼梦。没一会儿,小朋和小林坐到旁边,嚷嚷着:太感动了,再看下去要哭出来了。原来,码头的战友整齐的站成一排齐声喊着:连长再见!我的脑海里,闪现了一个镜头,我们一船的人在船舷和对岸挥手:再见了!战友!可惜,船开了太远,我们来不及组织上演这样的一幕。有些道别放在心里也好,就像很多难忘的记忆一直放在心里。
(蔚蓝,女,苍南人,乡镇公务员,爱好阅读与写作)

301c57bc7cc81d372e1b455b0343f2c6.jpg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