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儿时的“偷吃”

[复制链接]
周sir 发表于 2019-11-14 20: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5f1c3253d45ea52622b86a38997cca72.jpg 画/丰子恺儿时,物资匮乏,食物紧缺,能否吃到更多的东西成为了每一个小孩梦寐以求的事。自然,“偷吃”也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内容。虽然过去了几十年,现在想来依然犹如昨日。

纸蓬包是下手偷吃的最佳处农村里的“探正月”和平时的人情往来,伴手礼是必不可少的。以前没有现在这种印制精美的礼盒,所有的礼物往来都由“纸蓬包”承担着,半斤左右重的“纸蓬包”连接着这一家与另一家的情谊。另一点,那时的人们都是以吃为主题,两人路上相遇打招呼也是互问“吃了没”,好像吃才是硬道理。因此,吃的东西自然成为了“纸蓬包”的首选。什么东西呢?无外乎红枣、桂圆、糖果、饼干、糕点、柿饼等等,而这一些东西对于小孩来讲显得特别的有吸引了。“纸蓬包”全部都是手工包裹起来的。腊月二十开始,南货店的师傅们就开始忙活起来。“纸蓬包”选用的是一种本地生产的特质草纸,里面包上四两或半斤的东西。不管是桂圆红枣,还是饼干糕点,对于家里小孩来讲都有十足的吸引力,只要家中有“纸蓬包”,小孩都会想方设法把里面的东西搞到手。这一点,任何一个小孩在偷吃欲望的作祟下都是无师自通的,无非只是在偷吃的技术上有高明与低下之分。偷吃“纸蓬包”里面的东西得有技术与方法,硬捣那是不得法的。“纸蓬包”由南货店的师傅专业包扎,包扎好了在它的顶端用糨糊贴上一张红纸标签,外面再用细小的绳子捆扎起来,绳子的末端打个小圈,正好用手指头儿勾牢。家里的小孩倘若擅自把它拆开,那是根本无法复原的,很容易被大人发现。所以,要在“纸蓬包”不拆开的条件下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就得讲究技术了,关键要做到胆大心细,指头灵活。有人说偷“纸蓬包”里面的东西得用无名指和小指两根指头,此二指在五指中最细小,便于操作。对于这一点,我好像没有心得体会,我想当然也有用食指和中指应该是比较传统的“偷技”。“纸蓬包”的纸比较粗糙,也比较厚实,师傅们包扎的时候会让纸的沿边往里折,这样里面的东西就不容易掉出来,更给小孩偷吃增加了许多难度。小孩子先用指头将纸边往里按,弄出一道细缝来,然后想办法让“纸蓬包”里面的东西在这道缝里露出一点点,再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指头夹住它,慢慢地往外扯,就这样,红枣也好,饼干也好,便偷到了手。每次的偷吃都不能贪心,只能一两块而已,然后再把“纸蓬包”整理复原,不让大人们发现“纸蓬包”的外型和重量上有异常。“纸蓬包”如果在家里放久了,就难保孩子会把里面的东西掏空,因为孩子们对偷吃这个“纸蓬包”已经轻车熟路了。其实家里的大人也都心里明白,每次去走亲戚的时候,都会提起掂一下,如果感觉有点轻了,就知道“纸蓬包”里面的东西被自家的孩子偷吃了,得拿到南货店让师傅重新包扎,份量不足部分重新补上。偷吃的事终究会败露,被父母发现,此时特有一种负罪感,轻则被骂,重则遭追打。但过后不久,家里只要有“纸蓬包”,小孩依旧会择机“下手”。当然,也有一些大人没有把纸蓬包送到南货店里重新包扎,一则因为小孩偷吃技术好,没有将里面的东西偷光,外包装没有破损;二则即使缺斤少两的,大家也都能够理解这种的礼尚往来,缺了一点无非也都是自家的小孩偷吃的,没有什么不光彩的,而且还可以省去一些费用。正因为如此,一来二往的,这个“纸蓬包”被每家的小孩雁过拔毛,最终落得空空如也,变成一个空囊。大人们再遇人情来往时,不得不到南货店里重新买上一包拎上。

年糕也是偷吃的好素材
f3b2842a6792ce5b50cc7890ad25215d.jpg
画/丰子恺过年前,家家户户都会捣些年糕存放起来,刚捣好的年糕会被整齐地叠放起来,让它晾干,然后放入大水缸里,水缸里注入水,浸没年糕,再放入一些盐。隔三差五的还得为水缸里的年糕换水,否则是会酸臭起来的。从年糕捣好开始,偷吃大戏自此拉开了帷幕。偷吃年糕关键在于吃,而不在于偷。如何让年糕变得好吃,吃出品位,吃出水平,才是要琢磨的。
炒年糕算是最有技术的了。那时的农村家庭,白菜啊、花菜啊自然是自家种的,而且都是过冬时节,蔬菜都被霜冻过,用它们来与年糕一起炒,味道当然好得很。家住海边的,冷不丁的还可以找到一点牡蛎加进去,那就更有水准了。现在酒店里的大厨们不一定能烧出比那时更好吃的炒年糕了。
没有了牡蛎,没有了白菜花菜也不打紧,这都难不倒偷吃的小孩,用紫菜炒年糕也是不错的选择。先用油锅把年糕炒熟,然后加入洗净的紫菜翻炒,使紫菜把年糕包裹起来,吃来也是鲜甜无比。
蒸年糕蘸红糖也是小孩的最爱。这种做法技术难度不大,一般小孩都会操作。只要把年糕蒸熟了就可以,何况一般的家庭都会有存一些红糖在家里。虽然是一道极为简单的菜,至今大酒店里的菜系中,这道菜还是很受大家欢迎的。
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这依然难不倒贪吃的小孩。没有红糖可蘸,那就用酱油来替代。有人喜欢吃甜,自然也有人喜欢吃咸。年糕蘸着酱油吃起来也很鲜美的。
油煎年糕嚼起来特别的香。将猪油倒入锅里,烧热,放入年糕慢慢煎熟即可。当然,不是所有的小孩都能按照这些方法捣鼓着年糕吃,如果自家的手艺不咋地,不能变着法子吃,只有干啃着酸臭年糕的份了。那些小孩把袖子撸起来,忍着冰冻时的寒冷,伸入水缸捞起半截酸臭的年糕,用水冲洗一下就啃了起来……
红糖、白糖、冰糖,甚至猪油、醋、红酒等都成为小孩偷吃的猎物
9c5903ff232d19286cb11e96a1195621.jpg 画/丰子恺
那个时候,家里一般不会备上糖果饼干什么的,小孩又都喜吃甜,自然,作为佐料的红糖、白糖、冰糖就是理想的替代物了。相对于红糖、白糖来讲,冰糖就显得高贵些,如果不是家里有特殊的需要,一般的家庭不会备用。因为它的价格比红糖和白糖贵了许多。一旦家里备有的冰糖被小孩发现,那就必被偷吃的了。偷吃冰糖比较方便,小孩会挑选一颗较大的,放入口中吸吮着,丝毫不比其他糖果的味道差,有的小孩会用牙齿在冰糖的边角上咬出一点,当然,这时的冰糖就会松散了,满嘴里都填满了甜味。偷吃猪油也是十分有趣。那时,家里烧菜如果能够放点猪油,很是奢侈的。如果小孩的嘴角溃疡了,会用猪油在嘴角抹上一点点。猪油系列中属板油档次最高,板油是选用猪肉里面、内脏外面成片成块的油脂熬出来的,冷却后凝固成雪白雪白的油脂,特别受人喜欢。用猪皮里面、与瘦肉紧挨着或与瘦肉互相交杂的肥肉熬出来的肥油,冷却后凝固成黄白色的油脂也是不错的。偷吃时,小孩会用调羹从牙杯里挖出一团来,直接放入口里含着,很是滋味。如果能在猪油的外表面撒满白糖的话,那吃起来的味道就更诱人了。猪油入口很快就会化了,一不小心会从嘴角里流淌出来,滴在外衣上,弄得手上,衣上都是油腻腻的,很长时间过去了,还会留下印记。小孩肚子一饿,必会翻箱倒柜地找吃的,碗橱是首选之地。在碗橱里翻到什么能吃的就吃什么,实在没有,那些烧菜的佐料也会难逃厄运。没有了红糖、白糖、冰糖、猪油可以偷吃,那就喝上一口醋也能解解馋的。虽然醋会酸得让你掉下眼泪来,但毕竟让你的舌头感觉到了味道。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偷吃黄酒。同学来家玩,实在翻不出可以“招待”的东西,就拿黄酒充当。同学虽然还是小孩一个,但因家教“有方”,酒胆倒不小,居然学着大人一样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也不知自己喝了多少,更不知自己能喝多少,后来在回家的路上狂吐一翻,至今历历在目。我想这位同学后来酒量十分了得,大概与儿时那次的“偷吃”不无关系。更有甚者,有的小孩还学会偷吃杨梅酒。后来有了制冰技术,就有了小孩吃冰棍的闹剧。卖冰棍的人总是背着一个木厢子,里面装有棉被,冰棍被整齐地放在棉被里。小时候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在炎热的夏天,冰棍居然裹在棉被里还不会融化。那时根本没有每人买一根冰棍的条件,大都是兄弟姐妹共同分享一条冰棍的,你吸一口,我吮一口,大家依次轮流着。你来我往几个轮回后,就会有人乘机咬上一口,当然,其他人就不肯了,看准了抢过来毫不客气地也咬上一大口,结果造成分享不公,甚至以有人哭啼着向父母告状结束了这场分享。
农村的小孩实在没有零食吃,只能就地取材变着法子吃了
1eb66d7d60a7419eb0754a3d8e105268.jpg 画/丰子恺
烤番薯是很开心的事,也是许多小孩可以共同完成的。
在农村,番薯随处即有。地里有,家里也会有,虽然它比不上白米饭来得吸引人,但实在没有了白米饭,它也可以成为主导了。
番薯的吃法有很多种,最让小孩喜欢的是在野外烤着吃。农村的小孩总是很有办法,知道哪种番薯味道最好。那个时候紫心薯很少见,大伙一般会选用红心薯来烤,红心薯最适宜烤着吃了,实在不行,只能用白心薯将就着了。
用来烤的番薯不宜过大,因为那时没有专门的烧烤工具,小孩们只能在野外简易地操作。说起烤番薯,其实就是把番薯丢入一木柴堆里,用干草引火点着,让它慢慢地烤熟。等火灭了,翻开木炭取出即可,稍稍凉了下来就可剖开皮来咬着吃。有的小孩急于品尝,就往往会被烫着手,甚至舌头也会被烫着,但这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吃烤番薯的那种迫切。
当然,也有小孩显得办法不多,不懂得烤,只是将番薯洗干净后干啃着,虽然也是解了馋,结果事过几天,胆子里长出了蛔虫,只有吃了一些宝塔糖后才能把它们从自己的肠子里“解放”出来。
吃番薯不算什么,偷吃番薯丝堆中的那碗白米饭才是最有水准的事。
以前,很多人家吃不到白米饭,顿顿得吃番薯丝。开饭时,当小孩看到锅里又是满满的番薯丝时,就会不开心地翘起嘴巴,但因家里实在无米可炊,只能将就。有时,家里倘若来了客人,大人就会去邻里借一点大米回来,用个大碗装上米倒扣在锅底里,与番薯丝一起煮。煮熟了,再用饭铲将番薯丝扒开,将那碗白米饭连碗带饭铲了起来端给客人吃。如果你有吃过这碗饭,就会知道这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是什么了。记得我儿时去姨婆家做客就曾吃过,现在想来还是美美的。小孩对于这种白米饭的期盼特别强烈,胆大的小孩会乘机捞起偷吃,那就少不了一顿“毒打”,因为主人已无法给客人添上一碗象样的饭了。客人嘛,都是亲戚,不仅吃不到这种美食,还得帮助小孩解围。
烤蚕豆也是常有的事。
那时家里烧菜煮饭皆用灶火,小孩均得帮忙生火。完毕后,小孩就会借机把蚕豆丢入已熄灭的灶火中,等听到“嘭”的一声就知道蚕豆熟了,然后用火钳在火堆中将烤熟的蚕豆找寻出来。
偷吃完家里的,也偷吃野外的。地里的西瓜、甜瓜、马蹄、甘蔗等往往会被偷吃。有时瓜地在河的对岸,小孩会结伴脱光衣服裸游到对岸,偷得西瓜甜瓜后找一偏僻处分享“赃物”。事毕再穿上衣服回家也不会被大人发现。树上的桃李、杨梅、白枣、白玉樱桃等也往往成为小孩们的猎物。实在偷不到这些,野山楂、山莓、野花生、金樱子都是不错的美食。农村的小孩打小开始就能认得野外的果实,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总是有办法让自己解个馋。其实大人们也知道,小孩平时吃不饱,得教会他们如何觅食,特别对于像蛇莓、哑巴籽就不能乱吃。
大自然赐予了小孩们吃的空间。家里实在找不出吃的东西,小孩们就到野外去,路边道旁,水中山上都是“吃”的实践基地。摘下美人蕉的花可以吸上一口似蜜一样的甜。摘下几朵杜鹃花,吹一吹后揉成一团亦可入口。还有一种就是肉桂皮。那时山上有种肉桂,小孩们会偷着去折肉桂枝,带到学校与同学们分享着吃。肉桂皮虽有辣味,但小孩可以接受它,咬出了它的汁后就有回甜,比起“老鼠屎”(儿时一种零食)来得带劲。很多年后吃到槟榔时,感觉与儿时吃肉桂皮有异曲同工之处。
事过境迁,那些种种“偷吃”的记忆伴随着岁月走入了历史的深处,也成为了乡愁。

野逸


bd431e1dd431263a4b7823ca0beae08b.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QQ|手机版|小黑屋|马站网 ( 浙ICP备15032981号-2 )

GMT+8, 2020-5-26 21: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