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延续百年的尘封往事

[复制链接]
茶亭文化 发表于 2018-11-21 21: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站朋友!  你的回帖是对发帖人的最大鼓励,才有马站网新闻的更新,谢谢!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马站网

x


辗转联系上身处泰顺的退休老教师吴兆辉,他一家几代都曾住守排岭亭,而他本人的出生地,便是在亭中。据他的记忆,早年排岭亭系双拱门石木结构,亭身宽大,客流众多。“我祖母至我妈,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泡茶。”

 

排岭,旧籍作牌岭,处福建福鼎与浙江泰顺交界,明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数千倭寇犯境,当地生员林田纠聚乡勇,扼排岭头筑堡抗敌,血战不退,终寡不敌众,尽数捐躯。此系地方抗倭史上浓墨重彩之笔,排岭之名,亦因之而彪炳千秋。


今岭头有福鼎泰顺界碑,民国二十八年立,界碑朝福鼎一面数百米,便是排岭亭旧址。原亭毁于2006年桑美台风,现已拆除,只剩地基石块,依稀显示当年之规模。

自排岭亭往南溪方向,约数里,至茭阳附近,有蛟峰亭。

 

蛟峰亭仍在,但已彻底改建,面目全非。亭边有石佛宫,内外两重,外重高础飞檐,琉瓦彩饰,仰若庙宇之殿堂。柱联曰:三面青山水四面,满亭风月雾半亭。似巧实拙,显见是近代所为。

 

内重为亭结构,小而朴,石柱石顶,联曰:却指容颜非我相,已无踪迹在人群。乃是集唐人句,老到工稳,置此亦恰如其分,不意于荒山僻野之间邂逅,顿时肃然起敬。

仔细搜寻,果于顶上觅得一石梁,上书“节孝施黄氏率男廪生得鼐”“为首弟子耆宾何紫庭同建”“清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十二丙午日辰时”等。

 

光绪三十二年,即公元1906年。另有一蛟峰亭碑,落款为宣统元年,1908年。且蛟峰亭碑捐款名单中,施黄氏、得鼐、何紫庭皆在列,可知两者系同时同批先后建造。蛟峰亭落成时间,距今一百一十年整。

回到茭阳村,有幸寻访到当年家住亭边的何祥潜老人。老人今年八十四岁,挺拔矫健,耳聪目明,更兼记忆清晰,将一段尘封的历史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早在道光十六年,周边乡民便搭建石佛宫,初时简陋,仅一遮棚一神龛,或因灵异,数十年间香火日盛。爰于光绪三十二年,由何紫庭倡首,施黄氏母子为大施主,诸村民众相与集资,合力建成今所见之石宫。随后建蛟峰亭。

 

蛟峰亭所处,乃闽浙孔道,福鼎泰顺间往来必经之地,常年行旅接踵。故该亭甫建即为要津,且其位置高踞,视野疏阔,俯瞰绵延,青葱百叠,诚歇憩揽胜之佳境。

原亭边有耳房,最初的守亭人来自泰顺梧村,姓郑,一直守到四十年代。何祥潜幼时尚有见过,记得众人皆呼其名为阿发(音),日日汲水烧茶,兼清理打扫沿线古道。

 

嗣后接替者是管阳人张若镜,他守到1959年,前后十几年。也正是这十几年间,沧海桑田,天翻地覆。先是改朝换代,继而土改,继而跃进,时代之洪流浩浩汤汤,无远弗届。僻处山野的小小的蛟峰亭,亦不能幸免。

 

蛟峰亭边上,原有四坪荒地,约一亩,辟作茶园,由守亭人采摘晒制,供日常亭内施茶。另于南溪设数亩养亭田,每年收取田租,以解决守亭人生活所需。

 

这是一种被广泛认可的模式,能有效保障茶亭长久稳定的运作,早年福鼎数以百计的茶亭,许多都类似于此。

然而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1952年土改,农村所有田地收归公有重新分配,在举国上下崭新而统一的土地政策中,根本就不容许收租养亭一说。原本纤小散落的民间公益模式,面对强大的国家意志,如秋风扫叶般被轻易抹除。

 

守亭人张若镜的生活顿时陷入困境,那几坪荒地仍还能种茶,但田租没了,他连基本维生的柴米油盐也面临断绝。


是石佛宫救了他,适时制造了一份副业:卖香。周边村民心照不宣地支持他这份收益。凭借持续不断的香火,张若镜勉强还能糊口,蛟峰亭也因而继续发挥着歇客施茶的功能。

第三代守亭人,是附近茶园村的村民何朝吹,除继续卖香之外,他增加了编织贩售草鞋的营生。在徒步山行的年代,草鞋属于低廉但需求广泛的消耗品。而且,当年的古道还很繁荣,往返过客络绎不绝,作为休歇节点的蛟峰亭,日常售卖状况尚可。

 

开始那几年,何朝吹的日子还算滋润,他索性拖家带口,以亭为宅,日复一日煮水施茶、卖香贩履,虽简朴却也安稳。

然而,他的好景不长。闽浙间公路开始修建,并陆续贯通,便捷远非古道可比,时代的巨轮再一次隆隆碾过。蛟峰亭过客日稀,到最后,只剩附近村庄之间来往的乡民,还需要走这条古道。

 

固守在古道上的蛟峰亭,日渐落寞清寂,且无可逆转,但亭中的茶水依旧。何朝吹去世后,他的家人继续守亭,最后一位是他的弟媳蔡阿珠,一直守到本世纪初。

和所有的茶亭一样,无论排岭亭、蛟峰亭,创建之初,都是基于最朴素的善意。此后,几十年乃至几百年间,世事之变迁不可胜数,唯一不变的,是亭中每天泡得满满的一大桶茶,无论寒暑雨风,但凡经过,都能及时舀上一勺。对于世世代代的守亭人,这既是份内的职责,也是一种如天性般的持续,一份莫名所以的寄托。

 

尤其是土改之后,原有的运维模式完全打破,守亭已不再是稳定的职业,但据我所知,福鼎境内几乎所有的茶亭,都没有因此而停摆,都是以各种方式继续运转。而施茶济客之风从未稍歇,似乎都在不约而同地守着一份朴素到理所当然的坚持。

寻访过一些村民,一致认定蛟峰亭从未收取茶谷。我尝试地问何祥潜老人,到困顿难以为继的时候,守亭人是否也会收点茶水费。老人看怪物一样瞪着我:“茶水怎么可能收钱,那是传统!”

2014年,蛟峰亭被拆去重建,原有的结构荡然无存。那一段延续百年的尘封往事,也随之湮没,消散在遍野的山风与草树之间。




长按二维码

关注茶亭文化


2619.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马站网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QQ|手机版|小黑屋|马站网 ( 浙ICP备11021475号 )

GMT+8, 2019-11-17 21: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